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苗有不可言 第32章 何苗“首飛”


  清晨6點鬧鐘準時響起。

  倆人先后翻身下床,何苗一夜沒睡,反倒沒那么困,她正緊張。

  即將開啟自己二十多年人生第一次的“飛行之旅”。

  何苗對苗大美女的“歪理邪說”深信不疑。

  她也算到過不少地方了,但是從來只坐過陸路交通工具,了不得也就在普陀坐過半小時的輪渡。

  苗大美女說了“飛機的失事率是低,但是一掉下來包死。”

  在旅行社的時候,何苗翻開宣傳冊,滿眼的四位數看的她眼皮一跳一跳的。

  她一年沒存到什么錢,三位數拿出來都費勁,更別說四位數了。

  程錫東跟工作人員聊著聊著就轉頭詢問何苗的想法,何苗哪敢有什么意見,滿腦子充斥的都是“付不起付不起。”

  何苗唯唯諾諾,程錫東問什么都“好好好”。

  程錫東付了錢簽了合同,工作人員笑瞇瞇詢問“帥哥,美女,初四早上是選擇跟我們的大巴一起去,還是自己去機場?”

  “我們自己去吧。”

  程錫東替倆人做了抉擇。

  何苗這會反應過來,心里咯噔一下。

  跨出旅行社的大門,何苗扯住程錫東的衣服,怯怯的問:“是單飛還是雙飛啊?”

  “雙飛啊。雙飛舒服啊。”

  何苗“心事重重”憋在心里。

  “我第一次坐飛機。”走了一段,何苗小聲的說。

  “沒事啊,飛機很安全的,我出差最喜歡坐飛機。”

  “你不是喜歡看好看的小姐姐嗎?飛機上好看的小姐姐可多了,地勤都美女如云,尤其是深圳航空的。”

  何苗看著程錫東眉飛色舞的神情,一點提不起精神。

  準備出發的時候,何苗看看手機,距離飛機起飛還有不到一小時的時間,她腳步沉重,下樓梯還差點摔了一跤,幸好程錫東及時扶住了。

  老板就穿了一條秋褲,從一樓的一個小房間匆匆出來,套了件長款羽絨服把自己從頭裹到腳。

  打開門的時候,三臉震驚。

  外面早就是白花花的一片,雪還在下著,路面上的車子因為積雪太厚,不停打滑,開的小心翼翼的像爬一樣。

  老板苦笑。

  “不然我把20塊退給你們,你們自己去機場吧,反正也不遠了。”

  玩笑歸玩笑,老板還是自己拿著掃把,把自己車頂上的積雪一大片一大片的清理下來。

  考慮到時間問題,掃了半邊,足夠他自己上車了,老板就把掃把放回,轉頭坐進車里,發動。

  可就是動不了。

  無奈之下,老板從里屋又拿來開水,一遍遍澆在車輪胎上升溫。

  這白雪皚皚的,到了南方就是災難。

  南方對付大雪天是沒有經驗的,怎么鏟雪,怎么化雪,顧頭不顧尾。

  比如一心要幫忙的何苗同學。

  她看到門口的鐵鍬,一把抓過,拿到手,就開始費力的鏟雪。

  鏟的大汗淋漓,面前的緩坡上已無積雪的時候,何苗大松了口氣,準備換個姿勢,換個地方繼續。

  程錫東跟老板分工合作,他正從屋子里又端來一大盆熱水的時候,看到何苗的這波操作,立馬出聲制止。

  “何苗,不要鏟了,你都堆到車道上啦。”

  他這一嗓子,驚動了四周埋頭在自家門前鏟雪的群眾。

  何苗嚇了一跳,鏟子應聲掉在地上,還砸到了自己的腳面上。

  何苗只穿了雙運動鞋,這鐵鍬的重量也不算小,何苗急昨晚膝蓋受傷,今早又腳背“告急”。

  可能出門沒看黃歷。

  她也不管那么多,一屁股坐在地上,脫鞋,握住自己被砸的腳背,不停揉搓著。

  得,活沒干成,還弄一身傷。

  程錫東此時沒空管何苗,他埋頭把何苗鏟了放錯地方的積雪,再一鍬一鍬鏟到綠化帶里。

  何苗緩過痛之后,立馬站起來,一瘸一拐,走到程錫東身邊,愧疚的看著他為自己的無知錯誤“找補”。

  她也不想的。

  這么折騰了足足40分鐘,才能勉強上路。

  老板的銀色帕薩特光從下面爬坡就爬了十分鐘。

  幸好是近,但為了安全,路上烏龜爬一樣,爬了半個多小時。

  還好飛機晚點,倆人趕到的時候剛剛好。

  打印登機牌后,何苗跟著程錫東進候機室,看小姐姐的心思是一點都沒有的。

  要登機的時候,天已大亮,雪也停了,在坐的人們心情都好起來,大家對即將開啟的廈門之旅萬分期待。

  尤其是小孩子聽著爸爸媽媽嘴里描述色美如畫的沙灘,海浪,美味的椰子,激動的在候機室大廳里跑動跑西。

  何苗早飯也沒來得及吃,又受了傷,整個人都蔫吧了。

  程錫東把她推的站起來,整個人像提線木偶一樣全憑程錫東的一把子力氣才能往前。

  坐下之后,她早早把手機調到飛行模式,坐了一會,“顫巍巍”從口袋里掏出兩三片口香糖,嚼起來。

  “你吃嗎?”

  程錫東一坐定就戴上耳機,誰也不理。

  何苗坐在最里面,自己緊了好幾次安全帶。

  小桌板打開放起來好幾次。

  程錫東知道何苗第一次坐飛機緊張,但是不知道緊張到什么程度。

  她整個人在飛機起飛,收滑翔槳的過程中一直是保持空姐做安全演練時教授的防撞動作:雙手直直的撐著前座,頭埋在臂彎里,雙目緊閉,小腿肌肉都崩的緊緊的。

  “這位小姐,請您收起小桌板坐好。”

  溫柔甜美的空姐過來檢查每位乘客的安全帶的時候,發現了何苗的異樣。

  程錫東轉頭看見何苗這“神經質”的動作,摸摸了她的頭,幫著收起小桌板,拍拍她緊繃的肩膀,示意她放松。

  “你要跟我換位置嗎?”

  程錫東取下耳機,小聲問何苗。

  “不,用了。”何苗回答的很僵硬。

  程錫東看了何苗一會,何苗不好意思的把他的頭撇過去不讓看。

  可是不一會自己的一顆心又隨著飛機不斷的爬升,提到嗓子眼。

  閉著眼睛反倒更容易胡思亂想,不如睜眼。

  睜眼又老想著看窗外,幾萬米的高空看下去,只看到云朵,這萬一要是人機一起掉下去……

  何苗甩甩頭不敢再想下去,想著找點東西轉移注意力。

  她找到了小網兜里的“安全需知卡”,一字一字的看,比高中考試復習都認真。

  薄薄的一層都要被她“火熱”的目光看穿了。

  程錫東鄰座的一個獨坐的七八歲小男孩,不小心跟何苗對視了一眼,那吃人的眼神差點把人孩子嚇哭。

  惡人自有惡人磨。

  何苗自己小時候就是不省心的孩子,長大了做老師帶的都是熊孩子,這回坐飛機又遇上了。

  本來就高度緊張的何苗,被后座的兩個五六歲的男孩子,嬉戲打鬧聲吵的腦子要炸了。

  這倆孩子一個是“十萬個為什么怪”,一個是“踢凳子怪”。

  逼得自己父母買了過道對面一排的兩個位置,就這么保持了一段距離,也不至于讓這倆小鬼徹底“脫軌”。

  何苗忍無可忍了。

  空少走過來,試圖把已經在后排跑來跑去的兩個小鬼控制住,甚至出動了小汽車玩具,倆小鬼拿到手里,瞅了兩眼,直接扔在地上,繼續跑來跑去,沒有休息。

  “讓一下。”

  何苗平靜的讓程錫東給自己讓路。

  程錫東沒說什么,自動給她讓出一條道,只當著何苗要去后面的洗手間方便。

  他沒注意到何苗因煩躁早就布滿血絲的眼睛。

  何苗若無其事,似閑庭信步般經過這兩個小鬼身邊,在他們準備繼續往前跑去的時候,一手一個拎起來,毫不客氣拖到父母身邊。

  “小朋友一直這么在飛機上跑來跑去會摔跤的。”

  她蹲下來,注視著兩個小鬼的眼睛,嘴臉上翹。

  這笑在倆孩子眼里帶著威脅,畢竟剛剛這個“怪阿姨”把他們哥倆拎起來的時候可一點沒有心慈手軟。

  “不好意思,小朋友還是跟爸爸媽媽離的近點好,也不容易發生危險,你們說是吧?”

  何苗站起來微笑著看著這對“不負責任”的父母。

  二人沒完全緩過勁來,呆呆點點頭。

  世界終于安靜了。

  何苗還是去衛生間洗了把臉,定了定心神,回到位置上。

  程錫東用古怪的眼神盯著何苗看了好久。

  何苗發現程錫東在看她,裝的很淡定,但是飛機即將下落遇到氣流顛簸的一剎那,她抱著程錫東的胳膊,哇的一聲就哭出來,眼淚鼻涕一大把。

  何苗沒告訴程錫東自己在位置上往外看的時候覺得頭暈乎乎的。

  第一次的飛行之旅她基本可以判定自己這個恐高的毛病。

  可惜回來還得再體驗一把。

  程錫東見識卻了何苗暴走起來的“不好惹”。

  “山下”的女人是“老虎”,惹急了就本性暴露。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苗有不可言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prwx.org
Copyright © 2017 飄柔文學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体彩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