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此去經年,碧海桑田 198公開亮相


  蘇沁在b市焦頭爛額之際,孟紫怡正幸福快樂地和胡靖揚在悉尼,甜甜蜜蜜地拍婚紗照,眼下,b市那邊銀裝素裹,白雪皚皚,然而,悉尼這邊因是反季節,現正陽光燦爛,麗日當空。

  孟紫怡雖然懷孕將近五個月,但是由于身形比較瘦,所以尚且不怎么顯懷,穿上潔白飄逸的一字肩婚紗,流線感十足的白紗裙擺,層層散開,完美地修飾了小腹微隆的弧度,亭亭玉立,置身于明媚陽光下,整個人看起來削肩細腰,白玉無瑕,美得冰清玉潔。

  藍天碧海,白云悠悠,一身純白色禮服的胡靖揚從后圈著孟紫怡腰間,孟紫怡依偎在胡靖揚胸膛,微微側頭,與他相視而笑,兩人立于大礁石上,海鷗于天空展翅,自由自在翱翔滄海,浪花搏擊著巖石,與清脆歡悅的海鷗鳴叫,遙相呼應,聽得人心曠神怡,每一分每一秒的微笑,悉數被攝影師留住,記錄為時光不老的照片。

  婚紗照連續拍了三天,換了三個不同的景,浪花四濺的海邊,姹紫嫣紅的公園,富麗堂皇的影樓,各美其美,每換一個新的景便換一套新的婚紗,由于時間充裕,行程舒適,非但未見疲累,反而樂在其中,只是,為著孩子著想,孟紫怡堅持不上妝,奈何,明眸皓齒,肌膚勝雪,反顯天生麗質,綽有余妍。

  之后,他們離開悉尼,前往墨爾本,參加墨爾本白湖酒店的開幕式,這也是孟紫怡平生第一次以胡靖揚夫人的身份公開亮相。

  碧空萬里,天高云淡,墨爾本白湖酒店門庭若市,笙歌鼎沸,賓客都陸陸續續進場了,衣香鬢影,門口聚集了一大批媒體記者,采訪著到場的來賓,忽而,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徐徐駛來,停在花天錦地的酒店門口。

  女侍應生禮貌上前,拉開后座車門,一身西裝革履的胡靖揚從容下車,隨后,繞過車頭,親自打開另一邊車門,身穿淡紅色長裙禮服的孟紫怡優雅邁出車,儀態萬千,繼而,挽上胡靖揚胳膊,于長槍短炮中,穿過長長的紅地毯,朝著酒店門口邁去,全程淺笑嫣然。

  抵達酒店門口,胡靖揚首先就白湖酒店的開幕進行講話,言簡意賅地敘述了白湖酒店的發展歷程,白湖酒店于五年前在b市成立,素以賓至如歸見稱,有口皆碑,繼b市白湖酒店成立后,數年下來,紐約白湖酒店,倫敦白湖酒店,巴黎白湖酒店陸續成立,墨爾本白湖酒店于去年年底選址建造,兩個月前竣工。

  然而,今天,在場媒體更為感興趣的自然是胡靖揚身側,挽著他胳膊,眉目溫婉的漂亮女子,待胡靖揚話落,頃刻,有人發問,請問胡總,您身旁這位美麗大方的女士,是您的現任女友嗎?

  在媒體記者的閃電拍照下,胡靖揚與孟紫怡相顧一笑,眉目傳情,接著,胡靖揚捏起孟紫怡的手,嗓音醇濃,星眸噙笑,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正式和大家介紹一下,這是我太太,孟紫怡。我們將于十天后,在b市舉行大婚,屆時,歡迎各位媒體朋友蒞臨觀禮。”

  話音剛落,現場剎那歡聲如雷,掌聲四起,新一輪流星飛電般的拍照攻勢,旋即,開啟,孟紫怡面向鏡頭,莞然而笑,看似落落大方,實則心潮澎湃,放眼塵世,沒有女人會不喜歡這種堂而皇之的珍視,只因女人確實是需要名分的,并且,堂堂正正地公開。

  ~~~

  就在胡靖揚于墨爾本為孟紫怡正名定分其時,另一邊凱東集團旗下于全球所有物業,寬大清晰的led顯示屏,同步分享著其二人在悉尼拍的浪漫婚紗照。凱東集團公關部宣布,恰逢老板大婚,打今日至婚禮當天,但凡入住白湖酒店的客人,均可享受八折優惠。

  同一時間,a集團總裁孟驍于紐約宣布,吾家有女初長成,欣逢二小姐孟紫怡大婚,從今日至婚禮當天,但凡在a集團旗下任一商場消費的顧客,皆享八折優惠。

  a集團董事長孟天啟在英國更親自發了微博,情見乎辭,字字暖心:小怡,你18歲失恃失怙,大伯本應好好照顧你,奈何,天各一方,鞭長莫及,乃至你孤身一人在b市,煢煢獨立,幸而,你性子媖嫻,居靜自芳。如今,我的小怡覓得佳婿,即將步向人生的新里程,大伯祝福之余,喜憂參半,與嫁女無異。小怡,你父母早逝,不過,你且放心,大伯一定代替你父母,十里紅妝,送你出嫁,惟愿今后一切孤苦仃俜都遠離你,從此,夫妻和順,相扶到老。

  當然,這一驚天霹靂的消息,有人歡喜有人愁,郭希萊仰頭,驚視著led顯示屏上剪輯成視頻的唯美婚紗照,景美人更美,尤其是新娘子,明明芳澤無加,卻膚如凝脂,尤顯冰肌玉骨,如此絕色美人足以令人一見難忘,郭希萊認得這個貌若天仙的女子,赫然就是數月前,在餐廳,驚鴻一瞥,美得令她驚心動魄的那位女子。郭希萊苦笑,怪不得她初見這個素昧平生的女子時,內心當即騰起翻江倒海般的危機感,原來女人的第六感果真很靈的。猶記得,當天,她便預感,此女一旦與靖揚相逢,靖揚勢必對其一見傾心,眼下,果不其然。平心而論,輸給了這樣一個無論長相,還是家世,都遠勝自己一籌的人,未嘗不是雖敗猶榮,可惜,她癡戀經年,此等慰情勝無的話語,如何說服得了她呀?

  于是,心有不甘、恨如頭醋的郭希萊當場發瘋,她沖到公關部大吵大鬧,勒令他們馬上停止播放這則視頻,并對外宣稱此視頻僅是廣告,胡總從未結婚,更沒有什么胡太太。如此掩耳盜鈴的說法,公關部的人又豈會聽從,若說從前胡太太的位置懸而未決,郭希萊作為大熱人選,那么他們尚且忌憚幾分,可是,現下,胡總已然名草有主了,一切塵埃落定,他們哪里還需要理會郭希萊的頤指氣使。公關部經理速即致電林赫深告知他,郭希萊正在他們部門無理取鬧,弄得他們很是尷尬,公關部經理請示林赫深,他們應當如何處理?

  林赫深抵達公關部,果然瞧見郭希萊正丑態百出撒潑,他只眼神冰冷上前,拄著手機,伸長胳膊,沉默地向郭希萊展示手機屏幕上的即時新聞,凱東集團與a集團聯姻的消息,短短小會,已然在網上鋪天蓋地。隨后,林赫深冷漠地收回手機,甩下一句,如果你還想丟人現眼,那么我絕不攔你,便揚長而去。

  望著林赫深凜如霜雪的背影,郭希萊瞠圓了的杏眸漸漸堆滿淚水,她徐徐蹲下身,抱膝痛哭,哀轉久絕,見此,平素覺得她神憎鬼厭的同事們都不免動了惻隱之心,紛紛上前安撫。

  與此同時,身處酒店的陸宇看完即時新聞后,隨即,氣得把手機狠砸在沙發上,只見他怒發沖冠,目眥盡裂,恰似猙獰可畏的魔鬼。

  孟紫怡,為什么?我都已經為你拋妻棄子回來了,我還寬宏大量地原諒了你背棄我們的婚約,另嫁他人,甚至不嫌棄你曾與其他男人夜夜笙歌,我為你一再退讓,只求你重新回到我身邊,你為什么如此不念舊情?既然已經離婚,兼且,那又是你好姐妹蘇沁所愛的人,你為什么還要和他復婚?孟紫怡,我不甘心,為什么,對他,你可以回心轉意,對我,你卻棄之如敝屣,明明我們相愛在先,原來女人當真是身體跟了誰,心也就跟了誰,孟紫怡,我真后悔啊,早知今日,當年,哪怕是霸王硬上弓,我也要先得到你了再走,如此,之后,無論我人間蒸發多少年,想必你也會死心塌地等我的。

  忽而,電話鈴聲響起,打斷了陸宇怨毒的思緒,他氣恨恨地攥起手機,然后,不可一世地“喂”了一聲。

  電話另一端的人似乎被這粗聲粗氣給嚇著了,遲鈍數秒后,奶聲奶氣的嗓音,怯生生,“爸爸…爸爸…你什么時候回家啊?媽媽每天都在哭……”

  原本如此憐怯可愛的童音,合該得到大人的疼惜才是,然而,陸宇卻狼心狗肺,他火冒三丈,怒吼,“我不是你爸爸,白荷,我知道你就在側旁聽著,我告訴你,這招對我沒用,他只是我媽的一個安慰,我從未把他當作兒子。我警告你,不管是你,還是你兒子,都不要再打電話給我,我和你們沒關系。白荷,你其貌不揚,丑得簡直讓我倒胃口,原就不該匹配我。你未嘗不知,與你同床共枕這幾年,我每晚做夢都喊著她的名字,我愛的是她,當年,要不是你,我和她就不會分開了,白荷,我恨你,你別在我身上白費時間了,趕緊帶著你兒子改嫁,我這一生都不想再見到你們。”

  話畢,陸宇冷酷地無視電話另一端女人凄曼的啜泣和孩子悲憐的哇哭,狠心掛斷電話,兼且,啐了句,“丑八怪。”

  然而,此時此刻,最是天崩地裂的人,當屬蘇沁,她渾渾噩噩地熬到了下班,然后,漫無目的地走在路上,仿似失心木偶一般,魂飛天外。

  小怡,為什么?你答應過我的,你不會和胡靖揚藕斷絲連,可是,你現在何止與他藕斷絲連啊,你還和他復了婚,難道你說出國,當真是在和我玩金蟬脫殼么?你為什么這樣對我啊?我甚至都想好了,等你回來,我就跟你認錯,跟你懺悔,爾后,我們一起遠離胡靖揚,繼續姐妹情深,你為什么要辜負我呀?你和胡靖揚復婚,那我怎么辦啊?我不要眼巴巴瞅著你們幸福,我獨自悲苦,小怡,我愛而不得已經很慘了,你為什么還要落井下石?小怡,我求你了,你離開他,好不好?不要和我愛的男人在一起。

  下班時間,大街上,人來人往,神不守舍的蘇沁不知被誰撞出了馬路,一輛黑色轎車正飛速向她沖來,蘇沁驚得目瞪口呆,繼而,腿腳發軟,跌坐在地面,幸好,千鈞一發之際,對方剎停了車。

  蘇沁驚魂未定,捂著胸口,猛喘氣,稍許,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投映在她身上,與此同時,男人低沉淡涼的聲音一并落在了她毛茸茸的發頂,“蘇沁,你沒事吧?”

  對方竟然認識她?且慢,這聲音似乎有些耳熟,蘇沁徐徐抬起頭來,林赫深英俊冷峭的五官速即撲入眼簾,蘇沁不敢置信,結結巴巴,輕喊,“林…林總?”

  晚高峰,車輛何其堵塞,林赫深的黑色轎車混入其中,緩緩前進,無意中,余光一撇,瞅見身側副駕駛的蘇沁正拄腮,雙目無神,愣望著車窗外發呆,林赫深蹙眉,這女人是不是方才嚇傻了?遂而,他淡淡開腔,“需要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嗎?”

  聽見林赫深疏離冷淡的聲腔,蘇沁回神,她搖了搖頭,當視線落向林赫深的剎那,不知緣何,蘇沁做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決定,“不去醫院,也不回我家了,去你家,如何?”

  都不是小孩子了,這話什么意思?可謂呼之欲出,隨后,雖然林赫深不置一詞,但是蘇沁眼看轎車既非駛往醫院,也非駛往她家,那么轎車正在駛往何方,不言而喻。有見及此,蘇沁不由得心里冷哼,呵,男人,也對,主動送上門的,不要白不要,再說,她長得還可以。

  若是從前,縱然打死蘇沁,她也做不出這等自輕自賤的行為,否則,她當初就不會堅持要告嚴羽,只是,不知怎的,蘇沁今天就是想這么虐待自己。可能是最近發生太多事了,家人讓她不堪其擾,上司讓她疲于奔命,前未婚夫讓她大失所望,閨蜜…讓她痛心疾首,她急需一個出口,來排解自己厚如堅冰的郁結。

  蘇沁與林赫深顛鸞倒鳳數小時后,林赫深把蘇沁送回她目前居住的老式小區,轎車緩緩停在了一座破舊單元樓前,林赫深偏頭,望向車窗外,狐疑問,“你住這兒?”

  “住這兒有什么問題嗎?”蘇沁冷若冰霜,反問,然后,她徑自拉開車門下車,徐徐步向單元樓。

  林赫深雙手搭在方向盤,目送著蘇沁不緊不慢邁上昏暗的樓道,不期然,覺得這女人仿佛挺有意思的,林赫深大拇指摸了摸冒著青渣的下顎,一雙深不見底的眸子半瞇,若有所思。

  蘇沁推門而入,蘇珩和蘇母旋即撲到門口,合力把蘇沁拉到客廳沙發,繼而,蘇母雙眼放光,嬉皮笑臉,問,“小怡是不是回來了?小沁,你見到她了嗎?”

  “小沁,今天一整天凱東集團旗下所有物業的led顯示屏都在播放小怡跟那…那誰的婚紗照,他們不會是復婚了吧?他們不能復婚啊,小沁,他們復婚了,我跟你怎么辦呀?”蘇珩焦眉皺眼,急問。

  不等蘇沁回答,蘇母一掌拍在蘇珩的腦袋上,呵斥,“沒出息的廢物,盡管他們復婚了,我們日后何愁沒有機會拆散他們,當務之急,合該是我們蘇家那房子,小沁,你趕緊讓孟紫怡幫我們把房子買回來,不然,給我們買一套新的也行,總之,現在這破房子我是一天都不想再待下去了。”

  ()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此去經年,碧海桑田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prwx.org
Copyright © 2017 飄柔文學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体彩十一选五